• 
    

    <acronym id="msubg"><sup id="msubg"><nav id="msubg"></nav></sup></acronym>

  • <span id="msubg"><sup id="msubg"></sup></span><acronym id="msubg"><sup id="msubg"></sup></acronym>

    <acronym id="msubg"></acronym>

    中國企業聯合會
    中國商業協會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畫展信息 >> 正文

    眾聲喧嘩的表象之美:為什么我們還在看安迪沃霍爾

    企業報道  2021-11-15 10:06:13 閱讀:650


      在安迪·沃霍爾去世后的近40年里,以他為代表的波普藝術影響力依舊,成為人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一部分。在過去的十年,全球舉辦了上百個關于沃霍爾的展覽。2021年7月,展覽“成為安迪·沃霍爾”在北京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舉辦,觀眾絡繹不絕。這個上世紀已經流行過的大眾偶像,為什么我們現在還要去看他?

      在剛剛過去的8月6日,紐約一家安迪·沃霍爾常去的餐廳Serendipity 3推出了特別菜單,以紀念藝術家的生日。你可以毫不費力地猜出沃霍爾愛吃的東西:熱狗(加點泡菜),薯條,冰凍熱巧——如果活著,沃霍爾是93歲的愛吃甜食而又身型良好的老爺爺了。

      很難想到,沃霍爾能夠在去世近四十年后依舊被如此追捧,如同凡高一樣被眾人化身為藝術偶像,只是從兩種完全相反的角度:前者有精神障礙,因為作品情感強烈和舉止瘋狂而難以被常人理解;后者則是因為太容易理解,不設任何知識和經驗的門檻,一目即了然。但這兩個藝術家也有一個共同點,即起初都不被傳統精英藝術體系接納。

      被精英藝術排斥并不罕見,現代藝術史上的眾多藝術運動,都以反藝術的形象出現。任何試圖掀起浪潮的前衛藝術都被視為革命性的,圍繞著更深層更極致的思想。

      但沃霍爾的作品與藝術的“本質”背道而馳,混合了太多商業、名利、媒體、傳播的元素,以至于連反叛都說不上,更多的是對藝術領域的擴大。他另辟蹊徑,以敏感的商業邏輯創作了大量適合流通的藝術品。

      沃霍爾拿日常用品開辟的藝術帝國,直接得益于上世紀50年代美國的經濟騰飛。

      在經歷了20年代末的大蕭條與羅斯福新政后,美國在二戰后幾乎毫發未損,工業技術再次被革新,一躍成為世界經濟中心,華爾街股市從1949年連續上漲了8年。一瓶瓶可樂被機械手臂整整齊齊地碼進箱子送進商店,一輛輛漂亮的福特汽車被組裝好,停在千家萬戶的院子里。物質豐富以如此可視化、可占有的形象出現,整個社會都在享受擁有的快樂。

      資產階級生活在年少的沃霍爾心里就萌了芽。那時他還叫安德魯·沃霍拉(Andrew Warhola),是一個從捷克斯洛伐克移民到匹茲堡家庭的第三個兒子。沃霍爾寡言少語,過于安靜,但從小就喜歡雜志,尤其對印滿電影明星照片的雜志愛不釋手。在母親的支持下,他擁有了第一臺相機,十七歲進入卡內基理工學院,主修繪圖設計。正是這些關于藝術的基礎學習培養了沃霍爾極大的自信,1949年畢業后他去了紐約,決意在那里實現自己的美國夢。

      在20世紀50年代,美國以波洛克為首的抽象藝術堡壘已經開始受到威脅。1958年賈斯伯·瓊斯(Jasper Johns)在紐約舉辦了第一個個展,作品幾乎一夜之間全部賣光。第二年羅伯特·勞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個展也一舉成名。這些藝術家描繪了生活中的尋常之物布片、報紙、街道指示牌、照片、廣告、垃圾,居然如此就被大眾輕易地接受了。此時的沃霍爾憑著聰明和勤奮,已經成為紐約最知名的商業設計師之一。但他依舊懷抱著雄心,想成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

      無論是幼年對明星和雜志的迷戀,還是在紐約積攢了十年的商業設計經驗,沃霍爾敏銳地意識到了名人效應、商業推廣和市場營銷的影響力。作為廣告大師,他深諳傳播之妙:東西印刷得越多,復制得越多,看到的人就越多。這不僅可以作用于社會,同樣可以作用于藝術。如果他能把這種的形式運用到繪畫中,全美國的人都可以觀看和擁有他的作品。

      而想要被更多人接受,藝術就不需要設立什么門檻。沃霍爾想到了他吃了20年的食物:三明治,番茄味的金寶湯,以及生活中隨處可見的東西,比如錢或者可樂,“最富有和最貧窮的消費者購買基本相同的東西”,這些東西幾乎讓人忘了階級的存在:試想此刻的你正和美國總統一起喝下手中的一罐可樂,那真是一種隔空的舉杯,一種讓人亢奮的共振。

      1964年沃霍爾在紐約一家超市里買Campbells速食湯罐頭1964年沃霍爾在紐約一家超市里買Campbells速食湯罐頭

      依據沃霍爾的看法:“我們的世界不是為了服務于什么目的,只是單純、最低限的原質,吃就是吃,睡就是睡……”藝術也可以這樣。于是1962年的春天,他先嘗試了用絲網印刷的方式復制了“一美元”,隨后7月在好萊塢費若斯畫廊(Ferus Gallery)展出了做了關于32個罐頭的個展,效果看起來尚可:即便飽受譏諷,罐頭還是賣出了1000美元。

      很快的,一件改變沃霍爾創作命運的事情發生了:罐頭展的一個月后,也就是1962年8月,瑪麗蓮·夢露突然死亡。

      嗅覺敏銳的沃霍爾第一時間買了一張夢露的肖像照,用手工繪制和絲網印刷的方法,把這個全美國人最愛的女人的面孔復制了1000張,從彩色到黑白,每一張面孔都相似,但又若有似無地顯露著不同神情的脆弱,讓看到的美國人一次又一次地心碎。

      緊接著1963年肯尼迪遇刺,遺孀杰奎琳的臉龐以同樣多義的形式,再一次被沃霍爾投放到大眾面前。

      自此,沃霍爾一發不可收拾,開始了自己的視覺實驗。他逐漸拋棄了手繪的成分,機器印刷所形成的巨大、偶然、沖擊的效果已經足夠了。從伊麗莎白·泰勒到犯罪分子,從車禍現場到電影膠片,這些美麗、充滿欲望、被廢棄的形象上,表情、特征、錯筆、矛盾的細微之處都被放大,它們既是被觀瞻的物化的客體,又帶著某種不確定和象征性,充滿了情感的哀傷。

      “繪畫很過時,我想用新的媒介‘畫畫’” ,在當時有這個想法的人不止沃霍爾一個,但只有他對電影和膠片媒介的運用,把自己的視覺實驗又往前推進了一步。

      在這次UCCA的展廳高處,就展出了實時拍攝又幾乎未剪輯的《沉睡》(1964,6小時)和《帝國大廈》(1965,8小時),以及由每秒24幀減少至16幀的緩慢的“試鏡”系列。

      沃霍爾的影像和他的平面作品風格一脈相承:簡潔直接,幾乎不添加任何的剪輯和敘事,所見即所感。于是就有了《睡》《吃》《口交》等。這種幾乎強迫占有觀眾極長的生理和心理時間,挑戰耐心和自信心的影像,竟然能讓人產生一種凝視的深流體驗:當你抬頭,看到一個男人在昏暗中沉睡中的臀部,或者一個巨大的面孔注視著你緩慢無聲地哭泣,確實會感覺到一種奇異的美感。

      “我覺得對我而言,告別繪畫的方式應該去創作一幅能夠飄浮的畫?!?/p>

      1965年沃霍爾宣布放棄繪畫,在工廠屋頂將超過7米長的像陰莖狀的氦氣球放入天空。

      電影《雀西女郎》(1966),海報上印制著:沃霍爾的超級電影(super-movie)?!度肝髋伞放臄z了4個月,由12部30分鐘的短片組成。鏡頭長久地注視著切爾西旅館房間內的生活,場景兩兩并置播放,將人們的喜悅、悲傷、迷茫、冷漠拼接在一起。

      沃霍爾的流行文化王國在20世紀60年代達到頂峰,伴隨著外面社會的大變革、反戰示威、黑人抗暴的沸騰,沃霍爾的銀色工廠成為紐約時尚文化的烏托邦,每天都圍繞著成批的明星、望士、藝術家、嬉皮士,以及永不停歇的派對、迪斯科、性、藥物。上流階層的人喜歡沃霍爾一反傳統的趣味性,而底層人又越發相信這個人無所不能。幾乎全紐約特立獨行、富有才華而又窮困潦倒的人都聚集在沃霍爾身邊,形成一個地下電影王國。

      1963年至1972年間,沃霍爾制作了600多部電影,包括多部記錄他銀色工廠訪客的黑白“試鏡”短片。這里面有鮑勃·迪倫,由他承當經紀人并安排巡回演出的“地下絲絨”樂隊,被他捧紅的女星伊迪·塞奇威克(Edie Sedgwick),以及被沃霍爾弄丟劇本后朝他開槍的瓦萊麗·索拉納斯(Valerie Solanas)。

      直到1987年去世,沃霍爾一直都是成功的商人和偶像。他有著穩定獲利的運營模式(名人肖像印制-雜志-電視節目-電影),其中包括1970至80年代制作的兩檔電視節目《安迪·沃霍爾電視秀》和《安迪·沃霍爾的十五分鐘》。

      “掙錢是藝術,工作是藝術,好的事業也是藝術”,沃霍爾如此坦誠,以至于很難出現創作者常有的過于狹隘的自負和自我欺騙。沃霍爾的神話不僅依靠于當時社會文化潮流的轉變,也基于他對媒介天才般的了解和運用。從繪畫到印刷,從名人頭像到電視電影制作,他的思路始終都是一致的:最大限度的利用大眾傳媒的內容和傳播效果。

      在藝術發展的歷史上,“復制”從來都沒有意義,直到“復制”作為一種藝術形式,讓這一行為本身成為意義。對于沃霍爾來說,事物存在本身就是藝術,復制事物就是展現美本身,至于神韻和靈光,則通過觀眾自己的眼睛去解讀。用絲網印刷創作純粹的藝術品——這個看上去輕而易舉的點子,在他之前無人使用——使得沃霍爾身后留下了超過一萬件的藝術作品,成為全球產量最大的藝術家。

      沃霍爾的創作曾經被譽為是具有普世意義的,平民價值消解了主流話語權。他往“藝術是什么”這個口袋里面填充了又一個糖果,就好似當代互聯網商戶培養出了新的用戶習慣。早在Facebook和Instagram時代之前,沃霍爾就癡迷地記錄他的活動和社交圈,這都反映在了他的“試鏡”系列的鏡頭中。如果沃霍爾生活在當代,無疑他也會天才地利用互聯網,Emoji,會先人一步制作NFT藝術品,并把自己的作品送上太空。

      2019年,漢堡王將沃霍爾1982 年吃漢堡的片段制作成廣告,廣告語為“#像安迪一樣吃漢堡(Eat Like Andy)”

      人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去懷疑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了,但自然生活與機械藝術之間的分裂,當代互聯網技術傳播的扁平化和同質化,讓人工與機器(AI)之間的張力進一步擴大。追求智性進步的社會再一次出現了裂痕,無數的虛擬空間像海綿一樣,被算法指引的內容充滿,人面臨著自身被工具化的境地。

      曾幾何時,互聯網也被認為是全球民主進步的技術堡壘,是最大的傳播媒介。但伴隨著算法的精準,人們越來越被同質化的內容所包圍,陷入在獨身定制的碎片化信息的領地里。再也沒有比在社交軟件的評論區里發生的語言對抗更激烈、更頻繁的戰爭了,也再也沒有比這更“普世”的戰爭了?;ヂ摼W戰爭的成本如此之低,無需深思熟慮,只要能連通網絡就能實現;而它的成本又如此之高,每個人都深陷手執武器和審判權的亢奮里,在日趨固執和狹隘的危險中無知無覺。

      所以將近半個世紀過去了,無論波普藝術現在是出現在美術館還是路邊攤都不會讓我們感到驚訝,沃霍爾還是我們的鏡子。千萬人開始通過直播平臺觀看網紅吃飯、喝水、睡覺,社交軟件也在讓“每人成名5分鐘”成為現實。網紅大IP自身不僅是媒介,也已經成為商品。我們對無處不在的爆紅和自我物化如此習以為常,以至于“人人都可以”再次成為了一種均質的貧瘠。人們正用越來越高清的前置攝像頭和美顏效果,試圖照亮自己的美,但這一眾聲喧嘩之上的表象之美,正面臨再一次被消解和重組的命運。(文/曹玎玎   來源:新浪收藏)


    更多專題
    解密21分鐘——全國煤炭行業技能大賽獲...

    一個MT-101全站儀、十幾個按鈕、一塊黑白屏、一個三角架,每天一萬步的奔跑、28次的七位小數測量計算…這是2021年“山西焦煤杯”第十屆全國職業技能大賽測量員的日常...

    逐夢煤海映匠心

    記“山西焦煤杯”第十屆全國煤炭行業職業技能競賽綜采維修電工二等獎獲得者楊小鵬

    相關機構:
    相關媒體:
    ? 男女啪啪120秒试看免费